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诈骗电话背后空悬的实名制:经销商用假身份证绑卡_xvf.uibe123.com / 内容

诈骗电话背后空悬的实名制:经销商用假身份证绑卡

作者:尹力|时间:2017-05-26 06:46|来源:xvf.uibe123.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诈骗电话背后空悬的实名制:经销商用假身份证绑卡

(原标题:夺命诈骗电话背后空悬的实名制:经销商用假身份证批量绑卡)

大部分参与电信诈骗的170、171号段的手机号在售出之前就完成了实名绑定

远特通信公告截图

因接连发生的学生遭遇电信诈骗,继而发生离世惨剧,让近年来已然泛滥的电信诈骗,被推至聚光灯下。矛头所向,靶心之一,是诈骗者常用的170/171号段,以及其背后的虚拟运营商。

8月26日,工信部官微对外披露,近日,媒体报道山东省临沂市一女生(徐玉玉)被骗学费后死亡事件,我部立刻开展了核查工作,已查实涉案号码之一属远特(北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另一涉案号码属中国联通,据查两个涉案号码均登记了用户实名信息。

远特通信是拿到第二批牌照的虚拟运营商。该公司8月25日也公布称,诈骗山东女孩徐玉玉学费的171手机号确属该公司发售,且有完整的实名登记信息。

170、171号段是为虚拟运营商准备的专门号段。因为监管措施跟进不到位,电话号码实名制登记落实不力,近年来已成诈骗电话的热门号段。不过,这次涉案的号码据称是实名登记的。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大部分参与电信诈骗的170、171号段的手机号,均能找到实名信息,但这是因为很多电话卡在售出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实名绑定,这个登记信息未必就属于实际使用人。这一行为俗称“养卡”,是行业内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其背后的主导者正是经销商甚至是虚拟运营商自己。

如此一来,实名制在170/171号段的不少手机上,已经名存实亡。

澎湃新闻记者的调查发现,类似的现象,并非170/171号段的电话号码独有。

为给电信联通移动三家独大的电信市场注入活力,工信部于2013年底开始发放牌照,虚拟运营商作为“鲶鱼”被引入市场,170与171开头的号段即由虚拟运营商运营。

虚拟运营商本身没有基础网络,它们租用三大基础运营商的网络,从三大运营商手中批发语音流量、短信等服务,再直接分销或者加入自己的创新服务后,卖给消费者。

截至目前,工信部发放了5批共42个虚拟运营商牌照。前文提及的远特通信,即是第二批获得牌照的虚拟运营商。

自称是“中国最大的一站式通信服务平台”的远特通信,实名登记率似乎并不算低。

在工信部网站8月5日公布的对虚拟运营商实名制落实情况抽查暗访的结果中,远特通讯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为95.95%,符合工信部曾经提出的“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的要求。

不过,鉴于基数较大,远特通信被关停的涉嫌电信诈骗等犯罪的号码也相当多。

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底,工信部已组织电信企业对14万余个涉及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的电话号码进行了快速关停。其中虚拟运营商关停号码60202个,

远特通信官网显示,截至2015年底,该公司的用户数已突破240万户。远特通信有23280个号码被关停,占比最大,达到了总数的39%。

不只是远特通信号称合规,在工信部网站8月5日公布的同批抽查的8家虚拟运营商中,只有分享通信的实名登记合格率不达标,为91.3%,小米科技等3家企业的合格率都在99%以上。

问题是,即便实名登记合格率超过95%,剩余的5%规模依然惊人。而且,这超过95%的合格率,本身可能也有水分。

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部分电话卡售卖点了解到,没有身份证件,也可以买到170或171号段的电话号码。

记者询问无需登记的原因,有店家向记者出示了一种35元一张的电话卡,称该卡属于一次性卡不可再充值,故无需登记。

而更多商家则直言,自己出售的虚拟运营商卡,已经经过实名认证,符合相关规定。其中一个店家拿出了一摞标价50元的“红豆通讯”电话卡,均为171号段。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所有的卡在经销商手中进行了实名登记,“经销商有办法找到大量身份证进行登记,为了方便消费者”。但对于具体的操作办法,他表示并不了解。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该店家所说的情况是行业内常见的“养卡”现象。“养卡”又称“假激活”,虚拟运营商通过非法途径买来大量身份证信息,提前给待售的电话卡进行身份认证。

“这也是虚拟运营商的无奈之举。”该业内人士称,“在很多省市虚拟运营商的号码交易很不活跃,但按照规定,虚拟运营商只有在每个开展业务的城市用户开卡比例达到50%,才会获得下一批码号资源。为了维护市场他们只能这么做。”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向澎湃新闻表示,现在随着工信部对实名认证环节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养卡”也越来越难,“最直观的一点,以前只要上传身份证扫描图片就能绑卡,现在必须要采集消费者手持身份证的照片,比对真人和证件照片后才能完成认证。”

即便如此,那些在过去由运营商和渠道商“养”起来的手机卡,还是大量地流入市场。

在42家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中,除了迪信通、北纬、天音等少数本身就从事通信产品分销的公司,大部分企业的主业与通讯并无直接关联,更没有成熟的线下销售的渠道,因而不得不依靠一些渠道商来进入市场。

邹学勇表示,170、171号段成了诈骗电话的集中营,暴露了虚拟运营商管理经验和渠道建设经验的匮乏,“许多刚刚拿到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没有放号的渠道,也没有发展用户的概念,这时很多经营卡的企业就会找到虚拟运营商寻求合作。在过去三大运营商的渠道竞争就已经非常激烈,虚拟运营商的出现让发展用户更加困难。许多成为了渠道商的卡商为了抢夺市场会忽视一些规范,非实名制开卡就是这个时候兴起的。”

如此一来,虚拟运营商还如何落实实名制呢?

澎湃新闻记者打开远特通讯的官网,立刻就有一个页面弹出要求客户配合进行实名制认证。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不少运营商都会用各种方式提示消费者主动进行实名认证,但因为用户粘性不高,虚拟运营商的客户主动认证的比例非常低,“很多实用虚拟运营商号码的人都是外地打工者,多为临时使用,用完号码就丢弃了,认证追溯对他们不具有约束力。”

“虚拟运营商也挺无奈的。消费者不主动认证,很大一部分源自僵尸用户,但又不能一刀切把所有不认证的用户服务暂停,这样又会误伤正常使用的消费者。”邹学勇说。

澎湃新闻记者致电了多家虚拟运营商负责人,询问企业内部对于近期舆论关于170、171号段诈骗频发的指责有何监管和应对措施。大多数企业负责人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需求。

一家位于浙江的虚拟运营商负责人模糊地向记者表示,不会出问题,企业内部执行实名制都很规范,但他随后又说,虚拟运营业务只是企业的边缘业务,内部没有采取什么额外的监管措施。

对虚拟运营商来说,它们本身的日子也不好过。

邹学勇透露,虚拟运营商一般会从三大运营商手中拿到7-8折的优惠,再将这些语音流量、短信等服务以原价卖给消费者,但经过层层渠道的“盘剥”,其中的利润空间很小。更何况许多虚拟运营商为了抢占市场推出零月租、零漫游费等更实惠的服务,进一步压缩了自己的利润空间。

有媒体报道称,中国通信学会虚拟运营分会从工信部内部获得的数据显示,虚拟运营商整体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仅13元,而其中这包括了像用友网络、分享通信这类专注企业市场的厂商,用友软件ARPU值在100-120元,分享通信这一数字在80元左右。排除这类企业,大部分虚拟运营商的ARPU值可能更低。

2016年1月,工信部向三大电信运营商及全体虚拟运营试点企业,发布了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批发价格调整的指导意见,意在通过调整移动业务转售批发价格扶持虚拟运营商。但行业认为,这一举措无法彻底扭转虚拟运营商的亏损局面。

至于实名制之外的监管,虚拟运营商似乎能做的不多。

比如,诈骗短信。邹学勇表示,虚拟运营商并不掌握用户的通信数据,数据内容还在三大运营商手中。

一位产业分析师认为,指望三大运营商协助虚拟运营商监管是不现实的,三大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说直白点,就是供货商和分销商的上下游关系,分销商环节未按实名制操作出了问题,不可能让上游的企业来帮忙监管。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也表示,电信运营商没有权力也没有能力这样做。主管部门应当是工信部,其次诈骗发生以后,则是公安系统来负责,但实际立案也是很难的。

“刑法里面有一条,同一个电话被举报500次可以立案,但骗子电话都是打给不同地方的人、不同的运营商,大家即便举报也在不同地方的公安系统,如何能达到500次呢?工信部的做法是发送短信比较多的用户会限制,让它不能发短信,之前广东、福建一个省一年几十万用户被停掉。”付亮说。

一位TMT产业高级分析师表示,很多虚拟运营商不是走电信运营商的公网,他们很可能会走IP网这种线路,所以伪造起来更加容易。

上述分析师补充道:“在实名制实施的过程中,关键是如何去验证开卡人和其持有身份证是一致的。有些卖卡的渠道商,并不需要客户提供身份证,有的都可以为客户找到身份证进行登记。这对于违法犯罪的人来说,成本其实也很低的。”

54%诈骗电话并非来自170/171号段,专家称实名制难以完全解决电信诈骗问题

对于虚拟运营商,工信部已经发话要严管。

在8月26日发布的官微中,工信部称,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并将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对违反实名制规定的虚拟运营商,我部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在其整改落实到位前,一律不予通过其业务准入、码号核配、扩大经营范围等相关审批;情节严重的,将要求相应基础电信企业暂停启用已核配的码号资源;对于整改不力、屡次违规的,我部将依法坚决查处,直至取消其相关资质。

这对于打击电信诈骗的功效,还有待时间考验。不过,骗子使用的诈骗电话号码,并不只是170/171号段。

有统计信息显示,诈骗电话46%来自170、171号段,54%来自于其他号码。

澎湃新闻记者在部分电话卡销售点就发现了一种非虚拟运营商提供的、无需实名认证的号码。

一名商家听说记者不愿接受170、171的号码,遂从柜台下面取出了另一叠电话卡,称“来自正规运营商,不要身份证,卡片已经认证过了”,但需要每张卡额外加收30元。同时,记者在淘宝网上也发现有大量商铺都提供非170、171号段的非认证卡。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电信诈骗并不会因为实名制就可以完全解决。由于电信通讯是跨国连通的网路,堵住国内的170/171这类“便宜资费方案”的门号,只不过是提高了诈骗业者电话费用成本(改用国外、跨境的电信服务)。实施电信诈骗需要许多环节,成功的关键在支付管道,因此在金融机构、银行柜台、提款机更应该宣导电话诈骗的风险,减少民众根据诈骗集团的指示完成汇款的可能。

“作为虚拟运营商来说,他们的责任是完成实名登记,而不是监管电信诈骗。”该业内人士说道。

付亮也表示:“电信诈骗只要实施就一定有银行卡,银行卡实名登记比手机严格多了,手机实名制能解决这个吗?”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